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春博客 (已停用) 华春照相馆(

欢迎到本人网站浏览指导:http://www.lhcphoto.com

 
 
 

日志

 
 
关于我

李华春,男(好象是废话!),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图片摄影专业,现为浙江传媒学院摄影系讲师。主讲《摄影构图》、《摄影技术与技巧》、《数字图像处理》等课程,个人著作有:《数码摄影技术》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专著)、《摄影技术与技巧》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合著)、《奇妙的数字影像世界》浙江大学出版社(合著)、《摄影基础》辽宁美术出版社(合著)、《现代摄影基础》……。平时喜欢乱拍一气……个人网站(华春照相馆)http://www.lhcphoto.com,欢迎您的光临!!

网易考拉推荐

矽肺之痛!!!  

2007-05-06 12:10: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的江口区江口街道有两个村庄——山下郎村和洋头村,这两个村庄有着七百多名矽肺病患者,大多数都已经去逝。在这里,目前几乎每个月都会有矽肺病患者去逝,村里人已经都习惯了……

矽肺,是尘肺病的一种,是从事粉尘工作者很容易得的职业病,有“不转移的肺癌”之称。这里的矽肺病患者全是在村子里的采石坑里采里头时不注意个人保护造成的。据带领我们走访的山下郎村党支部书记陈顺华描述,在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前后,江口街道的山下郎村、洋头村和安然村都有一个石矿,当时江口街道的十几个村庄的很多村民都参加了采石工作,其中山下郎村和洋头村。这两个村的大部分男性青年都在村里的矿洞里开采石头或者搬运石头。这里的一个个矿洞面积都不大,一般只有两百来平方米左右,四五十米深,就在这两百来平方米的洞里竟然会有两百来位村民在拼命工作,工作产生的粉尘由于没有空气流通,就象烟雾一样在矿洞中悬浮,最终会有大量的粉末被吸入肺中。被吸入肺部的石头粉在肺部为断堆积,引起肺泡的巨噬细胞吞噬这些粉尘,并导致发生一些病理上的变化。大量的细胞纤维化,从而会使肺小泡功能丧失,肺部的呼吸功能逐渐减退。在洋头村走访时村里的村民都指着不远处的采石坑洞说“那是害人坑”。

矽肺病患者在初期时会感觉呼吸困难、胸闷、易感冒,随着病情的逐步加重体质会越来越差,最后都是因为呼吸功能丧失而被“闷”死。目前,全世界还没有治疗这种病的特效药,患了这种病就等于判了死刑。这里的矽肺病患者大的能活到五十多岁,有的四十来岁就去逝了。正常人的肺是有很大的弹性的,而死去的矽肺病人的肺是硬的,有的像石头一样硬,而且很沉。有的病人经过全身麻醉后进行肺部灌水冲洗,从肺部冲洗出来的水非常混浊,静置一段时间后,水会分成清水和泥沙两层。

在我国,由于人们过去的自我保护意识较弱,大约有超过两亿的人受到职业病的威胁和危害。在各类的职业病中,尘肺病的比例占到了80%左右,矽肺病就是最常见的一种尘肺病。2007年4月二十九日国家卫生部公布的资料表明,2006年根据全国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缺陕西,不含西藏),共诊断各类职业病11519例,其中尘肺病8783例,占诊断职业病病例总数的76.25%。自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中国有14万人死于职业尘肺病,目前全国累计报告尘肺病的人数多达58万多例,并且每年约有新增病例1万余例,患病人数居世界之首。由于从事从有害工作的人群大多数都是农民工,好多企业都是通过给点钱私下解决,所以统计人数并不准确,专家估计实际的尘肺病人数要比报告的高出10倍!仅2006年一年,职业病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8000亿元人民币,其中尘肺病是绝对的“重灾区”。而这个数字仅仅是真实数字的一部分。所以说,尘肺病而产生的一系列资源消耗要比矿难等灾害还要大。

    上个世纪80年代,由于国家在当地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体检,发现这里有700来名矽肺病患者之后,村民们便不愿意在此采石头了,这些矿洞的开采也就停了下来。山下郎村和旅游公司合作把原来的矿洞开发成了旅游景点并申请了“锦绣黄岩潘龙洞围岩天然壁画”大世界基尼斯记录,村里每年都能得到不少于30万的经济收入。对于三期矽肺病人,村里每年发给补贴800块,亡故的村里每年补贴500元(后来了解时村民告诉我们“从来没有发过”),这些钱对于一个病患家庭来说,只能是杯水车薪。

五一期间,在台州广播电视总台王志勇副总监的陪同下,我对台州市黄岩区江口街道的两个矽肺病的重灾区——山下郎村和洋头村进行了走访。

五月二日下午,我们联系到了山下郎村的党支部书记陈顺华,陈书记的弟弟也是死于矽肺病。据陈顺华书记介绍,他们村共有160多位矽肺病,近十来年已经死的还剩90来位了。陈书记把我们带到了村里,首先来到了童顺法的家里,童顺法正躺在躺椅上休息,见到客人来了,他勉强坐了起来,并急剧咳嗽了几下,在他的身旁放着一个痰桶。50来岁的童顺法已有近20年病史,2006年住院两次,每次住院一般要一万左右至少也要五、六千块,现在所住的房子及看病的花费基本由其女儿女婿资助的。童顺法非常开朗、健谈,在谈到他的病情时他说“我现在已经是四期、五期了(国家规定尘肺病根据病情轻重可分为Ⅰ期、Ⅱ期、Ⅲ期,相当于平时说的早期、中期和晚期),但是我很想得开,得了这个病肯定是治不好的,也只不过是早死几年而已,即使不得病早晚也是个死,我现在两个女儿都已出嫁,没什么挂念的了”,他一边讲话一边很开心的看着身边一个一岁多的跑来跑去的小外孙。他目前身体很虚弱,整天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在胸闷特别厉害时就需要吸氧气,有时在夜里受不了了就要让家人把他扶起来。童顺法的弟弟患的也是矽肺病,已经去逝十来年了……

五月三日,我又分别走访了山下郎村和洋头村的村民,我总共仅仅五月三日下午我一下子就遇到几十位矽肺病患者,他们并不回避死亡话题,而且说得非常直接,其中一个洋头村的患者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们这些人都是在等死,再过五六年,我们这些人估计就死得差不多了”。在洋头村,这个有1000多人口的村子有两百来人患有矽肺病,几乎家家都有,目前还活着的也就不到100人!!

本计划在那里多呆几天,因为台州广播电视总台的王副总监太客气了,不但成了我的专职“司机”而且还要做我的“翻译”(这里的人大多不会说普通话),太不好意麻烦人家了,于是乎就早早地回到了杭州。我把拍来的部分照片进行了整理,有空了也把他们贴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50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